志向 古詩文大全

查看目錄

志向 主題相關

詠架上鷹

作者:崔鉉唐代

  天邊心膽架頭身,欲擬飛騰未有因。萬里碧霄終一去,不知誰是解絳人。...查看全文...

杜甫

為農

作者:杜甫唐代

  錦里煙塵外,江村八九家。圓荷浮小葉,細麥落輕花。 卜宅從茲老,為農去國賒。遠慚句漏令,不得問丹砂。...查看全文...

李白

空城雀

作者:李白唐代

  嗷嗷空城雀,身計何戚促。本與鷦鷯群,不隨鳳凰族。提攜四黃口,飲乳未嘗足。食君糠秕馀,嘗恐烏鳶逐。恥涉太行險,羞營覆車粟。天命有定端,守分絕所欲。...查看全文...

查看目錄

志向 內容相關

馬戴

中秋夜坐有懷

作者:馬戴唐代

  心懸赤城嶠,志向紫陽君。雁過海風起,蕭蕭時獨聞。...查看全文...

定風波

作者:曾覿宋代遼朝金朝

  天語丁寧對未央。少攄素志向荊襄。C029赫家聲今不墜。英偉。風姿颯爽紫髯郎。...查看全文...

【雙調】雁兒落過得勝令 歸隱

作者:汪元亨元代

  沉潛。時光不可淹。趨炎真面慚,附勢實心淡。志向車有︼,身比舟無纜。隨地...查看全文...

雜劇·龐涓夜走馬陵道

作者:未知作者元代

  (沖末扮鬼谷子領道童上,云)前身原是謫仙人,每夸蒼鸞謁上真。腹隱神機安日月,胸懷妙策定乾坤。貧道姓王名蟾,道號鬼谷先生。幼而習文,長而習武,善曉兵甲之書,能辨風云之氣。不須勝敗,預決興亡。排陣處盡按天文,爭鋒時每驅神將。恐怕人間物色,甘從谷口逃名。在這云夢山水簾洞,扮道修行,忘其歲月。貧道有兩個徒弟,一個是龐涓,一個是孫臏。此二人來到山中,尋著貧道。拜為師父。學業十年,兵書戰策,無不通曉。我觀此二人,孫臏是個有德有行的人,龐涓久后得地呵?此人是個短見薄識、絕恩絕義的人。他兩個每每要下山去進取功名。今日是個吉日良辰,貧道都喚出來,問他志向如何,貧道自有個主意。道童,與我喚將孫臏、龐涓來者。(道童云)二位師兄,師父有請。(正末扮孫臏同凈寵涓上)(正末云)貧道孫臏,燕國人也。兄弟龐涓,乃魏國人氏。俺弟兄二人,一同天到云夢山水簾洞鬼谷先生根前學業,可早十生光景也。俺兩人兵書戰策,都學成了。今日師父呼喚,不知有甚事。須索走一遭去來。(寵涓云)哥哥,今日師父呼喚俺二人,你說為甚么來?自古道:學成文武藝,貨與帝王家。必然見俺二人學業成就,著俺下山。進取功名。哥哥,俺和你見師父,看著誰先下山去。(正末云)兄弟,你的本領強似您哥哥的,料必是先著你下山。咱和你見師父去。(做見科)(鬼谷云)您兩個來了也。(正末云)師父。俺兩個正在草庵中攻書,聽的道童來喚,一徑的來見師父。(鬼谷云)喚您來別無甚事。您兩個相從十年,學的那兵書戰策,己都成就了也。目今七國春秋,各相吞并,招賢納士。您兩個下山,進取功名,有何不可。(寵涓云)師父。您徒弟待要下山進取功名,不知師父意下如何?(鬼谷云)您兩個都要下山,未知何人堪可。待我先試您兩個的智謀計策,卻是如何?我如今掘個三尺土坑,一個木球兒,放在這土坑里面。也不用手拿,也不用腳踢,要這木球兒自家出來。我看你兩個機見咱。(龐涓云)這個也不打緊。如今這三尺土坑在山坡上,要這木球兒自家出這土坑來。我只著幾個人將著鍬镢,從這土坑邊開通一道深溝。直到山下,那木球自然頂著溝滾將出來。這般如何?(鬼谷云)孫子,您有甚么機見?(正末云)師父,這木球兒本是輕的。如今挑幾擔水來,傾在這土坑里面。待這球兒將次浮在坑邊口上,徒弟再著一桶水沖將下去,那水滿了。這球兒自然滾出。(鬼谷云)此計大妙。(寵涓云)偏我的不妙。(鬼谷云)住、住、住。這個也不打緊;我再看您兩個智謀如何。我如今坐在洞中。也不要你扶,也不要你請,則要你...查看全文...

關漢卿

雜劇·杜蕊娘智賞金線池

作者:關漢卿元代

  (石府尹上,云)老夫石好問是也。三年任滿朝京,圣人道俺賢能清正,著復任濟南。不知俺那兄弟韓輔臣進取功名去了,還是淹留在杜蕊娘家?使老夫時常懸念。已曾著人探聽他蹤跡,未見回報。張千,門首覷者,待探聽韓秀才的人來,報復我知道。(韓輔臣上,云)聞得哥哥復任濟南,被我等著了也。來到此間,正是濟南府門首。張千,報復去,道韓輔臣特來拜訪。(張千報科)(石府尹云)道有請。(見科)(韓輔臣云)恭喜哥哥復任名邦!做兄弟的久容空囊,不曾具得一杯與哥哥拂塵,好生慚愧。(石府尹做笑科,云)我以為賢弟扶搖萬里,進取功名去了,卻還淹留妓館,志向可知矣!(韓輔臣云)這幾時你兄弟被人欺侮,險些兒一口氣死了,還說那功名怎的!(石府尹云)賢弟,你在此盤纏缺少,不能快意是有的,那一個就敢欺負著你?(韓輔臣云)哥哥不知,那杜家老鴇兒欺負兄弟也罷了,連蕊娘也欺負我。哥哥,你與我做主咱!(石府尹云)這是你被窩兒里的事,教我怎么整理?(韓輔臣云)您兄弟唱喏。(石府尹不禮科,云)我也會唱喏。(韓輔臣云)我下跪。(石府尹又不禮科,云)我也會下跪。(韓輔臣云)哥哥,你真不肯整理,教我那里告去?您兄弟在這濟南府里倚仗哥哥勢力,那個不知?今日白白的吃他娘兒兩個一場欺負,怎么還在人頭上做人?不如就著府堂觸階而死罷了!(做跳科。石府尹忙扯住,云)你怎么使這般短見?你要我如何整理?(韓輔臣云)只要哥哥差人拿他娘兒兩個來,扣廳責他四十,才與您兄弟出的這一口臭氣。(石府尹云)這個不難;但那杜蕊娘肯嫁你時,你還要他么?(韓輔臣云)怎么不要?(石府尹云)賢弟不知,樂戶們一經責罰過了,便是受罪之人,做不得士人妻妾。我想,此處有個所在,叫做金線池,是個勝景去處;我與你兩錠銀子,將的去臥番羊,窨下酒,做個筵席,請他一班兒姊妹來到池上賞宴,央他們替你賠禮,那其間必然收留你在家,可不好那?(韓輔臣做揖科,云)多謝哥哥厚意!則今日便往金線池上安排酒果走一遭去也。(下)(石府尹云)兄弟去了也。這一遭好共歹成就了他兩口兒,可來回老夫的話。(詩云)錢為心所愛,酒是色之媒。會看鴛鴦羽,雙雙池上歸。(下)(外旦三人上,云)妾身張嬤嬤,這是李妗妗,這是閔大嫂,俺們都是杜蕊娘姨姨的親眷。今日在金線池上,專為要勸韓輔臣、杜蕊娘兩口兒圓和。這席面不是俺們設的,恐怕蕊娘姨姨知道是韓姨夫出錢安排酒果,必然不肯來赴,因此只說是俺們請他。酒席中間,慢慢的勸他回心,成其美事...查看全文...

查看目錄
北京pk10安卓下载